剑桥夜话新作:周济是一个闯将和干将



教育部长周济被免职了,网上一片叫好,对周济一片责备。周济原来是我们学校的校长,子不嫌母丑,我就不加入声讨周济的人群了(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支持他在教育部的所有做法和政策),相反,我倒想讲一讲他的好话。因为他已经下台了,我现在讲他的好话不能算拍他的马屁,而且我现在是一个普通的教授,也没有拍他马屁的必要,但我觉得,周济确实有一些优良品德,他是一个闯将和干将,我作为与他有过直接接触的人,有权力和义务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出来为他讲两句话。

我第一次与周济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是1994年左右,当时我们一起去武汉电视台录制一个节目。在路上,他说了两句话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第一句话,针对学校老师抱怨自己的待遇太低,他说:“华工的老师是捧着金饭碗讨饭。如果老师有能力,为什么不能走出校门,为社会提供有价值的服务?这样既为社会做出了贡献,又可以改善自己的待遇,何乐而不为?改革的含金量是很高的。”第二句话是,“搞科研,如果没有几千万的科研经费,怎么能做出价值的研究成果呢。”当时我自己正为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几万元而感到高兴,听到周济的这句话,我感觉他的气魄比我大多了。

后来,我又与他一起出过一次差,在北京见一个外国专家,我们约好晚上六点半在北京大饭店与外国专家见面,我与外国专家按时到了,他五点多钟通过秘书给我打电话,说他在教育部的会还没有散,可能要晚一点来,让我先与外国专家谈。到八点钟了,他的秘书说会议还没有散,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以后才能来(因为会议地点在大兴)。外国专家说,“告诉你们校长就不要来了,我知道他很忙(我已经告诉了他,周济兼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湖北省科研厅厂和湖北省委党委三职),他的心意我领了。”周济通过秘书告诉外国专家,再晚他也要来。结果,当他走进中国大饭店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钟了,当他离开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还要赶回教育部在大兴的培训中心。他走后,外国专家对我说,你们学校真幸运,有这样努力工作的一个好校长,如果我们与中国合作,一定首先与你们学校合作。

很久之前,我就听说过周济坐火车因为买不到票而在火车上睡地板的故事。两个多月之前,我与他的儿子一起出过一次差,问他儿子这事是不是真的,他儿子说这事是真的,那是八十年代末期的事情,而且比民间流传的事故还要感人。周济从北京出差回家时,没有买到三十七次特快的车票,就买了五次特快的车票,五次特快到武昌是晚上一点,当时公交车已经停了,而他也舍不得打的,于是就提着两带子材料(其中一个带子是一个样品)从武昌火车站往家里走,从火车部到我们学校有二十六里地,等到他走回家时,已经是早晨五点多钟了,是他的儿子给他开的门。听到这个故事我就想,一个洋博士,一个大学教授,能够这样吃苦创业,在世界上也不多见,他的成功也就有一定的必然性。

周济当了教育部长之后,我就没有与他直接接触了。我只是间接听到一些他的消息,第一个消息是他把这种不要命的工作方法带到教育部,教育部的很多人适应不了,颇有微词。第二个消息是他感到在北京当部长,与在学校当一个处长没有什么差别,很多事情自己左右不了,没有在学校当校长那种可以甩开膀子干的感觉。第三个消息是他说他是在非常恶劣的外部环境下当中国的教育部长的。这三句话虽然都是谣传,但我相信这都是真的。

中国当前的教育确实没有搞好,周济作为教育部长毫无疑问是有责任的。现在,他下台了,实际上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只是我知道,他现在一定会很难受,因为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而他新任职的地方中国工程院是一个养闲人的地方。如果他能想得开,我觉得他回华中科技大学当他的院士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那样的话,说不定哪一天在校园里,我可以碰到他,可以与他好好谈一谈中国教育目前存在的问题,真是三天三夜也谈不完。

阅读(23937)评论(0)
返回顶部